大道争锋最新章节- 第十一章 造化遮身本心易-顶点小说下载网
返回 大道争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一章 造化遮身本心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玄澈道人见张衍回绝,神情微微有些不好,但转瞬又是恢复如常。

    他道:“这岂是私分?我便是有那几方造化之地在手,又哪里会不顾同门后辈?有祖师上谕在,但凡祖师脉传,我定然都会回护安稳,不使他们有失。”

    张衍却是道:“尊驾现下说得这些,却是让人无从信服,你今日与外人合谋窃夺之所在,正是祖师所传,而非是你私有,你偏偏要将之让予他人,有如此作为在前,安知他日会否置外人之利于我同脉利益之上?”

    玄澈道人听他如此说,心中更是不悦,可口中还是辩解道:“尊驾岂会不知,现在有离空之劫在前,以我一人之力又哪能抵御?多得几位同道相助,再有更多胜算,如此也能更快炼合造化之地,若得将来能将这些地界聚合一处,那便不用再畏惧此劫了,也能更好庇佑诸宗同脉。”

    那老道也道:“尊驾这般说,可却没有道理了,我辈俱是炼神,与下境之人本无交集,此辈再如何,也不会来侵占我等之利,庇佑其等不过一桩小事,惠而不费,又何必去做那等恶人?平白得罪了两位上头那位祖师?”

    张衍哂笑一声,炼神修士的确不会去和下境修士计较,也不会去在意其等死活,要是其等得了造化之地,有玄澈道人在旁说上几句话,或许当真会那些宗脉得以托庇其中。

    可这番话看似说得有些道理,但实际上却有意避开了一事,那就是造化之地本来就是太冥祖师留给自己门人后辈的,与此辈又有何干?

    换言之,百脉诸宗才是那些造化之地的主人。

    现在主人未曾开口言语什么,外来之人在抢占了此地后反说我可遮护你等,这是什么道理?

    当然,世间之事,未必都是可以讲理的,归根到底,还是看谁人力强,谁人力弱,要是四大浑域这边没有与之对等的炼神大能,那你再说这些也是无用。

    不过现在既然有他在这里,此辈却是休想如愿。

    他不去理会那老道,只是看向玄澈道人,道:“贫道请问一句,清沉浑域背后那处造化之地,可还在尊驾手中么?“

    玄澈道人皱了下眉头,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张衍道:“若不是,尊驾连背后那一处造化之地都是回护不住,反而落入他人手中,你又何言庇佑宗脉?”

    玄澈道人顿时沉默不语。

    张衍看这模样,当即明白了,主驭那方造化之地之人的确不是玄澈道人,从这般看来,也难怪其人立在外人那一边,因为如果他不肯配合,那么恐怕立刻会被驱赶出来。

    只是令人奇怪的是,玄澈道人占据这一处本来应该是得了太冥祖师安排,现在却偏偏落在了他人手里,却不知其到底遭遇了什么事。

    那老道见张衍态度坚决,始终不肯相让,声音微冷道:“看来道友是不愿退让了,既然言语说不通,那我等只好与你以力相论了。”

    张衍听出他言语之中的威胁之意,淡笑一下,道:“也好,既然尊驾要动手,那便干脆在此一论高下。”他话音一起,身上原本收敛至无的法力骤然扩展开来,霎时与两人法力撞在了一处。

    那老道顿时大惊,他没想到张衍一言不合,就立刻动起手来,莫非对方当真不怕落入虚寂之中后被那一位存在找上门来么?

    若是可以,他其实也不想选择动手,方才他也是想以此令张衍有所顾忌,可现在事情既然到了这一步,他也顾不上其他了,当即意动心转,将自身法力迎上。

    还未等双方法力碰撞在一处,周围浑域忽然消失淡去,随即双方都是发现,己身在不自觉中往虚寂之中跃去。

    这却是因为浑域无法与他们庞大伟力相容,故是两者于瞬息间脱离开来。

    玄澈道人和那老道一见己身落入虚寂之中,立刻全力戒备,神情也是变得凝重无比。现在虚寂之中,最危险的敌人无疑是那一位存在,若是发现其找了过来,他们就会立刻放弃此事,试着遁回庇护自身的造化之地。

    张衍在自身放出法力的那一刻,就已然分出数道意识,去往神常道人四人所在。

    他对布须天无比重视,若此间只是他一人,那还好说,可现在里面还有诸多同道及弟子门人,却是不得不谨慎一些,既然他已是自里出来,那就不会再让神常道人那四人留在此间了,故是准备将其等都是唤了出来。

    神常道人等人自入布须天后,一直在此用功修持,此刻见他化身到来,都是忙是起身致礼。

    张衍将自己推断大致一说,并请四人来虚寂之中为他掠阵,四人却是不敢不从,尽管他们畏惧虚寂之中那一位存在,可张衍乃是布须天驭主,现在是好言好语与他们相商,可若是他们回绝此事,那么张衍随意可以将他们从布须天内驱逐出来,那时下场不问可知。

    神常道人此刻出言道:“那位玄澈道人很大可能还有帮手在外,若是我等出得此地,会否有外人趁虚而入?”

    他说这番话倒不是不想出去,而是的确有此担心,毕竟布须天已是他们现下唯一容身之地了,他也不得不为此考虑。

    张衍道:“道友说得是,不过此事贫道已是慎重思量过,早是有了防备,此举当是无碍。”

    他不难看出,玄澈道人等人这回是借了法器之助,才能以正身方式遁入到浑域之内的。

    这短短时日内,能祭炼出两件相同法器已然是极快了,正常情形下,不会再有多了,就算有人往布须天中来,也至多只是一个分身,他同样也有意识化身留在那里坐镇,所以并无法对布须天造成太多威胁。

    再一个,因为外部威胁,清沉派背后造化之地也不可能无人看护,肯定要留下一人守御的,那人很可能就是那主驭之人,否则那一位侵灭诸有的存在一旦过来,就可轻易将此地夺走。

    神常道人见他早有防备,再无疑虑,便自布须天内遁了出来,青圣等人亦是先后行去。

    四人到了虚寂之中,发现果如张衍之言,那一位存在气机有起伏波荡,这明显是在与人交手,并且法力碰撞激烈才会引发这等情况。

    他们也是惊奇无比,居然还有人在那一位到来时不但不去躲避,反还敢于主动上前应战的,同时也都放心下来,至少大敌未除,其人没心思来理会他们。

    张衍此刻也是能清晰感觉到,那一位存在之外,还有一股凌厉无匹的气机在与之交缠碰撞,只是明明不曾见到那是何人,却偏偏给他一股熟悉之感,不禁若有所思。

    而另一边,玄澈道人与那老道本来见得那一位存在似被什么人拖住了,还以为可以与张衍论个胜负,可没想到,只是转瞬之间,后者背后就多了四名炼神同辈,两人都是神情一变。

    玄澈道人冷笑一声,道:“尊驾说我引外人至此,不想自己也是如此,却不知何来脸面说我?”

    张衍淡声道:“尊驾说错了,今次之事,乃是你我门内之事,贫道绝然不会假手于外人,便与你二位相争,贫道也不会请得这几位相助。”

    说到这里,他目光投向向玄澈道人,“贫道从无将祖师留下之地让于外人的打算,这几位不过是为避劫难,庇托在贫道这里,不似尊驾,却将这等地界都是让与旁人。”

    玄澈道人却是不信,张衍口中是如此说,可真要动起手,谁知另外几人会否主动出来帮衬?

    那老道暗中传言道:“道友,对面有五人,此战已是有输无赢,此次未曾夺取到造化之地,确然不是道友过错,我等回去再想办法就是,现在还先离了此处,莫要惊动那一位才好。”

    他们最怕的还是这里斗战动静引起那一位存在的注意,要是自己遁回去时被其见到,那么那方用以托庇的造化之地就会被其发现,一旦盯上了,那下来可就难捱了。

    张衍目光微微闪动了一下,今次是一个难得机会,正好那一位存在已被拖住,自己索性先拿下这二人,再集合诸人之力,看是否能将全道二人解救出来。

    他淡声道:“玄澈道友,你背后那一处造化之地既然让与了外人,那便与你再无关联,贫道却要设法拿了回来,不过你若愿意与此辈撇开关系,贫道这里也可庇佑于你。”

    玄澈道人望他一眼,道:“尊驾不必说这等言语,我岂会背弃友盟。”

    张衍心中一转念,按理说,彼此身为同脉,他这里比外人更是值得信任,然而玄澈道人看去似乎毫无站到他这边来的打算。

    炼神之间又无言诺约束,对方要当真看重这些,也不会不把祖师所留下的布置放在心上了,所以应该有什么页数原因,使得其不得不跟随这些人外人。

    他只是看在祖师情面之上,给对方最后一个机会罢了,既然不愿,那也怪不得他了。

    当即心意一转,一股无边伟力已然压了上去,并在瞬息之间将法力推上数个层次,不但如此,他同时还将布须天伟力调运起来,力求在最短时间内将这二人镇压下去!

    …………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