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古圈叉最新章节- 远古圈叉第二章-顶点小说下载网
返回 远古圈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远古圈叉第二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    【里索是为了繁衍才来到这个世界,保护了我们就回去了吧。】扎迪亚拍了拍克鲁迪的肩膀。【里索的孩子将有你的血统,因为这样你也会受到女人欢迎的。】

    半晌没有听到回音,他又安慰道:【别想了,里索本来就不是凡人应该奢求的,去找个好女人吧。】

    【我答应过了。】

    一直跪在房里的男人终于动了动,长时间没有喝过水的嘴唇裂得不成样子,声音也gan哑无比。【只会让HUA音生下我的孩子……】

    小心藏在胸口的那张照片也随同HUA音一同消失了,他甚至找不到任何能让跟她有关的东西,只能一直待在似乎还留存着HUA音味道的房间里,一一刻也不敢离开。【她会回来的……她说过她爱我……她爱我……】

    HUA音盖过的毯子被他紧紧抱在怀中,可属于里索的香气还是随着时间的过去慢慢消失。他变得恐慌起来。想到或许自己脑中关于她的记忆也会随着时间慢慢被磨灭就惊慌不已。克鲁迪闭上眼睛,可越是用力去回忆,能记起的事情就越少。

    不自觉地将手伸到胯-下,握住那个仅仅是回忆就已经开始膨胀的热源。

    【哈……哈啊……HUA音……】脑中充斥着关于她的所有记忆,他的手来回摩动,用自渎的方式假装她仍待在自己的身边。【HUA音……HUA音……】

    不要走,回来……

    侧躺在毯子上,他麻木地看着沾了满手的粘腻液体。

    外面已经是黄昏时分,夕Y歇歇地透过没有关的门设入,照在他的脚边。

    第一次见到HUA音也是这个时间。

    只是一眼就无法再移开眼睛,只能呆立在原地,看着她跟领头胶流。

    通过手脚比划勉强知道事情原委,看见领头将她扛在肩上后,克鲁迪突然萌生一种嫉妒的不悦,一言不发地跟在后面。

    想要离她近一点……晚会的时候,他的视线一直紧紧跟着她。与克鲁迪有相同目光的人并不在少数,可她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看起来有点紧张地在女人中坐下开始吃喝。

    再不出手就迟了。

    他鼓起勇气站起身,带着或许会被拒绝的忐忑上前。

    【尊敬的里索……我叫做克鲁……】迪还没有说出口,就被她抓住了手臂。

    “嗯?好肌R!”

    她喃喃地说着他从未听过的语言,明明只喝了一点点果酒却已经流露出慵懒的醉态,顺着他的身体往上爬,两手在克鲁迪身上揉捏。

    【里索,您愿意……】喉咙突然变得沙哑起来,他有点不自在地压低嗓音。【今晚愿意与我共、共度吗?】

    “……你说什么老娘听不懂啦!六级没过!法克鱿,雅蠛蝶!哈压库!俺娘哈塞哟思密达!阿罗哈~”

    可惜这番融合了中文英语ri语思密达语甚至夏威夷招呼的混合句子克鲁迪也没有听懂,只是直觉地知道里索似乎并不讨厌自己。

    真好……不让自己想太多,他凭着本能将她打横抱起,女人像蛇一样在自己怀中扭动。

    他转身就打算带着她离开。

    【克鲁迪!】一直沉默着喝酒的扎迪亚开口。【她可是里索!】

    克鲁迪的脚步顿了顿,说道:【我知道。】

    【你这是冒犯神明。】

    【……】

    即使知道是里索,也无法停下。就算次ri会被神罚而死,也无法停下。

    所以即使怀疑,还是强迫自己坚信她会回来。

    HUA音离开后的第三天深夜,他带上骨刃,来到第一次见到她的地方。

    如果一直守在这里的话,说不定就能再见到她了。

    那就一直守在这里好了。

    第 18 章

    就这么BADENDING了好不好?作者写累了……(喂)

    好吧。

    作者叫做ri兼,记住这个名字!世界上能战胜BADENDING魂给读者好结局的好作者不多了。真哒!

    四个月后。

    随着空气的扭曲,一个推着婴儿车背着大包包手里还拖着行李箱的女人出现在密林中。

    “擦——”她骂了一句。“竟然在这里,连GEN毛都没有!搬回去能累死我!”

    行李放在野外也不会有小偷,考虑了一下,她将背包和行李箱放下,打算先推着婴儿车回去,再到村子里抓两个壮丁回来搬东西。“……克鲁迪那小子最好给姐皮绷紧一点,要敢找新欢就——呜哇啊啊~野人啊!”

    草丛窸窸窣窣响动,钻出来一坨黑se的东西。看清迎面冲过来的是个全身黑麻麻看不清楚长相的高大陌生人,她下意识往婴儿车前一挡,快速拔出随身带着的太Y能高压防狼B捅过去。

    噗滋滋滋……

    趁着他昏倒,赶、赶快走吧!

    不敢多待,HUA音只能推着婴儿车和行李箱,背好大背包哼哧哼哧地回到村子。

    见里索归来,欣喜若狂的众人纷纷出来迎接。HUA音一边笑着打招呼,一边分神用眼睛四处搜寻,却无论如何都找不到最在意那个人的身影。

    【克鲁迪呢?】她问道。

    【那里。】

    众人一致指着她的背后。

    ……在后面?

    她诧异回头,就看到刚刚被自己用电击B撂倒的野人冲了过来,在没让人反应过来的几秒内将她死死抱在怀里。

    “你……唔、呕恶……好臭……”这种像是几个月没洗澡在泥巴堆里打滚流汗的味道实在太恶心啦!

    ……等等。

    这个野人是不是在叫HUA音?

    因为还在不停亲吻自己的耳朵和侧颈,含糊的声音很难辨认出到底在说什么,腰部和脖颈还被被对方有力的双臂圈住,她努力扭过头,勉强从那张脏兮兮的脸上认出了恋人的五官。

    妈、妈妈!她、她用电击B把孩子爹撂倒啦!〇皿〇~

    【呃……啊哈哈……克鲁迪?我刚刚不是故意的……那个……要不要看看小鬼……咳,看看你女儿?很可爱的哟!我还给你带了组合的猎刀套装和一整盒的乃糖!】

    巴拉巴拉说了很多,他却始终没有放手。HUA音叹了口气,伸手按在他的肩膀上。【我回来了。】

    【不……再走了吗?】

    【呃……】很难说。

    【不要走!】没有听到想要的回答,他十指扣紧了HUA音背上的衣服,声音gan涩无比。

    【可是……】

    【——那就带上我!】打断了她可是以后的话,克鲁迪的声音越发急切,似乎HUA音随时都会再次消失。【带上我……女神,请带上我。无论去哪里,让我gan什么都行!】

    想到自己再怎么抓紧也无法留住她后,克鲁迪松开HUA音的肩膀,单膝跪下亲吻她的手腕哀求。【即使做您的奴仆也好。请不要抛下我……】

    【……】

    一般女人听到这种话,一定会感动不已泪流满面的吧。

    虽然经历颇为奇特,但HUA音也是一般女人中的一员,听到这种告白后眼泪鼻涕就止不住了,跟刚看完乡土催泪剧一样不要钱地哗啦啦往下流。【宝、宝贝儿快起来,姐姐不会丢下你哒!……呃!】

    还哭得打了个嗝。

    其实离开前那时候她没说完的原话是【我觉得肚子里不止一只,如果能去医院照照B超就好了。要两个以上的话我喂不过来,乃粉什么的要买进口的……】

    动了想要回去的念头,下一刻HUA音就发现自己跟包包一起回到了穿越前的那条路。

    既来之则安之,安全生产之后,她准备好所有东西,又开始思念那个荒蛮时代,随即回到了出生点……咳,出发点。

    有时候穿越是很简单的事情,特别是作者已经将这个故事写得不耐烦的时候。即使远古时代有好男人,可没有卫生棉和电脑的环境实在是太苦B**了不解释。

    及时挡住听见承诺开心地又打算用怀中抱妹杀秒自己的克鲁迪,HUA音将他拉到被众人遗忘已久的婴儿车旁。

    “当当当当~”她献宝地掀开。【这是维多利亚。】

    刚刚乱七八糟的动静似乎GEN本没有打扰到女婴的美梦,小小的手握成拳头放在枕边,小胸口在被子下一起一伏均匀地起伏着,看起来可爱极了。

    【维多……?】就在刚当上父亲的某人还沉浸在第一次见女儿的震撼,而围观众人搜肠刮肚寻找赞美词的时候,一脸兴奋的HUA音又‘当当当当~’地掀开了婴儿车后半截的纱帐。【然后这是妹妹伊丽莎白。】

    双胞胎,这就是HUA音肚子比较大的原因。读者都猜出来了作者表示她感到寂寞和失望。

    【对了,我还带了冶金理论,农业种植指导和基础草药学什么的,所以……】兴冲冲打开包包想要继续炫耀的HUA音一回头,可怜地发现完全没有人理她,大家都围在婴儿车旁边兴奋地对着两个女婴嗷嗷欢呼。

    女婴亚克西!

    神之子亚克西!

    还是两个哟哟亚克西!

    克鲁迪好容易回过神,伸手想把女儿抱起来,却发现两手黑麻麻地,自己身上脏得不行,连忙撂下话谁都不许碰,便急匆匆地往村外的湖跑去。

    太、太差别待遇了啊!刚刚抱她的时候怎么没想起身上很臭!TAT

    给女儿们起名的时候HUA音本打算来点类似HUA凛月、HUA凛雪什么的梦幻名字,可考虑到按照孩儿他爹和村里人的口音,可能会将女儿叫成哈卤圆和哈卤水,才失望作罢。

    可惜维多利亚和伊丽莎白这俩名字依旧是为难了远古部落人民的发声器官,讨论过后最后不得不简化为维多和伊丽。

    推着空掉的婴儿车,跟以惊人速度学会如何同时抱着两坨软塌塌平稳走路的克鲁迪并排走着慢慢回到家门前,她看了眼房内自己离开后被克鲁迪疯狂破坏得乱七八糟的惨状,无言地看着他。

    【我、我马上收拾!】带着傻笑轻轻放下两坨软绵绵的小女婴,他*颠颠地跑进房里开始收拾。

    从、从此,里索和克鲁迪,就跟他们的孩子们一起过起了幸福的生活。

    END……

    后记:

    喂喂,别看到后记就急着关掉啊!后面还有番外!还有番外哒!(抱大腿)

    我是ri兼,看过远古圈叉觉得喜欢这个风格的话欢迎来我的专栏玩:热爱肌R兄贵纯爷们和美味细嫩的小少年。

    有人问《千妖xx》是不是受了这文的影响,要在后记澄清一下你们想反了这是我从饭卡身上得到的某些启发。

    远古背景的居民思想单纯目标明确对待xing也是随意自然的。而且男人们常年在丛林中奔走打猎,练出一身古铜se好肌肤,不得不说这是我心中的天堂。

    当然因为是YY文,所以对某些地方进行了调整,比如劳动力不足以至于无法发展,这个时候的部落间丰衣足食,人口不足导致不需要为了争抢资源而进行部落间的战争,男xing众多女xing稀少,所以女xing受到了极大的尊敬和礼遇。事实上跟真正历史上的母氏部落不怎么相同。

    标签选了架空,所以我就开始胡乱编,设定的部落应该比较类似印第安,所以作物也成了块JINGxx和玉米。至于人种模样第一章已经对克鲁迪进行了描述,请不要一再脑补非洲谢谢。

    克鲁迪从某种程度来讲算是我心中完美的男xing。

    忠犬,肌R,身手好,某些地方单纯,而且是处男。

    十六岁还是处男的比较不可思议大家忽略这个奇怪的地方吧,我已经尽力填补设定他是在男人堆里长大的呆子了。(处男控落泪

    不要问我多出来的男人会不会互相捅*-眼,言情小说不要想这些‘不和谐’的事情!

    HUA音的xing格……HUA音有xing格吗?对什么事情都能很快接受的女主角才是好的女主角。看个YY文还要注意女主角心里变化如何如何从抗拒到接受,太辛苦啦!我要男人!要肌R!要福利!谁管女主角长了三个乃=子?

    咳,原来打算只写一万字,将这文当成短篇发出来的,没想到一下子拖到了五万多字,压力山大。我是长篇无能星人,也有人指出这文到后期有点流水账后继无力了。

    最;后感谢一直看到这里的各位。

    PS:txt党,此文原发晋江文学城。我了解不特意说的话很多人都会坚定地认为这文首发派派或是什么别的txt网站。请在做txt发布的时候不要跳过后记,否则我诅咒跳过后记的家伙痔疮长得比麦当劳叔叔的嘴唇还要红肿销魂。

    第 19 章

    以克鲁迪的速度,收拾东西并不需要太长的时间。女皇很快便对仆人A的麻利动作表示赞赏,趾高气昂地带着两位沉睡中的公主走入行宫……不,皇宫。

    她买的是最大型号的婴儿车,现在天气冷,直接用来当婴儿床就够了。将车子停在冷风吹不到的地方,HUA音打开自己的大箱子和背包,将各种东西拿出来摆好。

    虽然看起来带来的东西有很多,可大部分都是那两个小祖宗的乃粉衣物niao布乃瓶湿纸巾消毒液什么的东西,再加上给克鲁迪准备的一整套猎刀、消毒用品消炎药和为了改善远古人民生活而带过来的书,剩下能供HUA音使用的空间就变得少得可怜了。最后一点点的地方被她用蛮力塞满了B状的卫生棉。

    克鲁迪进屋后就蹲坐在角落看着她忙活。伴随着失而复得一同降临的,还有比以前更为害怕失去的心情。最开始的激动过去之后,他开始有点担心,生怕一不小心说了什么让HUA音不高兴的话,里索会带着所有东西再次离开。

    绝对无法再承受一次,仆人A甚至下定决心要当个没有存在感的仆人A,只用视线安静地缠绕在她的身上。

    生育过后,HUA音变胖了。可女xing柔美的曲线也变得更加明显,一举一动似乎都有一股无声的语言在引诱他,叫他上前,紧紧抱住这个柔软的身体,压制她的四肢,用自己禁欲许久早已sao动不堪的物件粗暴地侵-犯她。

    克鲁迪眯起眼睛,还未完全度过成长期却已经十分高壮的身体忍不住直起,只待欲-望捅破最后一层……却被哇哇的婴儿哭声打断了迷雾。

    【怎、怎么回事!】他如梦初醒,用力摇了摇头。连忙上前查看躺在婴儿车里的宝贝。

    开始只有伊丽莎白在哭,听到妹妹的声音后,维多利亚也紧接在后嗷嗷哭号起来。

    【HUA音!】他焦急地说道。【怎么办!】

    伸出的粗糙而充满力量的大掌曾杀死过无数凶猛的野兽,却对两坨软绵绵躺在褥子里的小女婴束手无策,只能无助地回头向孩子妈求助。

    三个月来被两个小祖宗折磨,HUA音对此几乎已经没有紧张感了,以惊人的速度将剩下的东西摆放好,脱下上衣,擦净双手和茹-头,不忘分神说道:【看看niao布是不是脏了。】

    【……niao的布?】不解。

    【垫在*股上那个!】

    【噢噢!】恍然大悟。

    克鲁迪小心翼翼地用抓住女婴的小肥腿提起,指头掀开看,【脏了。】

    想到接下来还要做一大堆事情,HUA音大呼了一口气,手脚麻利地换片喂茹,不忘指挥克鲁迪将脏掉的niao布包起放到一边明天再洗。

    看HUA音同时抱着两坨软绵绵喂茹似乎很累,他gan完活就围在HUA音身边打转,想要帮忙却无从下手。最后才在提示下堆起毯子让她靠下。

    痛不痛累不累要不要吃东西我帮你抱吧要怎么抱够不够吃我去把鲁叫过来吧……

    一堆毫无逻辑乱七八糟的问句让本打算闭眼养神的HUA音头上爆出三个大井字,碍于两手不能动,只能一脚踹在他胸前,将克鲁迪推远了。【安静。】

    皮肤的接触让克鲁迪一直硬着的某处更加隐隐作痛,他拉开下半身的皮裙。抓住HUA音的脚按在上面。

    【你——】她惊讶地瞪大眼睛。

    可是克鲁迪已经听不到她的声音,用粗壮的勃-起摩擦她的脚心。【HUA音……】

    脚你也玩得起来吗?

    她、她可是正经人!

    他不满地眯起眼睛,抓过HUA音另一脚一同夹住自己的银gun,在缝隙中不停撸动。

    【擦!】她低骂一声,试图用力收回脚。【等、先等等——我坐不稳……】两腿都被拉着,为了不让自己被拖倒,她的臀部受到了极大的压力。

    【别走。】低头亲吻她的趾头,克鲁迪轻声说道。【HUA音,我很想你。】

    【……】

    要、要调情是可以啦,她也很想他。

    可是哥们,能不能让她喂完乃服侍小祖宗们睡下了再来?TAT

    怀中抱妹乘以二的某人欲哭无泪,担心太猛烈的挣扎会打扰到仍眯着眼睛吸吸吸的女儿,只能僵着身体任他亲吻。

    幸好自己刚刚进门时洗了脚,否则这情趣就太重口味了。

    他带着第一次见面时的那种虔诚的表情,湿软的舌头从趾尖滑到脚跟,顺着她的腿往上舔-舐。【HUA音……HUA音……】

    含混不清的嗓音混合着吸吮时的轻微响动,她立刻不自在地红了脸,忍不住夹紧了大腿,却又在他的攻势下软了下来。男人的舌头一路舔到了她的大腿内侧,隔着neiku的布料顶弄。

    【唔……克鲁迪住手……住口……】她脸se潮红,两腿因为受到刺激而忍不住夹紧,无意中将他的头夹在了中间。

    完全无视她的话将HUA音的双腿扛上自己的肩膀后,他拉开女人的neiku打算再次低头,却惊喜地发现HUA音竟然没了抵抗,自行张开腿。

    【唔,HUA音——呃!】

    张开腿的某人biaji一声,将整个脚板踩在他的脸上。【老娘让你住口没听到吗?】

    裙子底下真空的哺茹中母亲成功地战胜了部落中最强壮的少年克鲁迪。

    招数是大脚板脸贴。

    他像只失望垂下耳朵的小狗一样看着她,让HUA音不自在地扭过头。【算了……你坐过来。】

    她踩了踩自己面前不远的地方,克鲁迪立马蹭过去盘腿坐着,一脸期待地看着她。

    犹豫了一下,她把脚踩在克鲁迪勃=起的坚硬上轻轻摩擦。

    【唔,哈啊……HUA音,再用力一点。】他眯起眼睛,不满足于这一点点的快慰,忍不住挺起臀部想要得到更多。

    【……】同时要伺候三个人的自己到底是闹哪样啊!

    【很想要吗?部落的女人没有满足你?】她半真半假地问道。

    【没有!】克鲁迪立刻澄清。【没有别的女人!HUA音,我只有你!】

    【噢噢?万一我永远不会来了,你要忍一辈子吗?】

    蠢蠢欲动,想要上前掀开HUA音裙子的某人再次被脚底biaji地踩了一脚,只能夹着尾巴灰溜溜回去坐好。【你会回来的。】

    她漫不经心地哼了一声,踩在他挺起的地方,用脚趾间的缝隙试图夹起某个圆大的顶端,却错误估计了两边大小的差距,只能一下下地失败打滑。【嗯?被我踩着还那么兴奋吗?】

    【哈……哈啊啊……】他不再挑剔,抓着她的脚闭上眼睛,开始用力地摩擦。并没有过很久,浓白就被喷设出来,溅到了她赤-裸的脚背上。动了动趾头,上面沾了不少,微微抬起脚,粘腻的液体在两人的皮肤间依依不舍地被拉成一条白丝,然后断开。

    看了眼还沉浸在狂烈快感中的克鲁迪,她将沾满J-液的脚趾爬上他的前胸。【把手擦gan净。】

    他有点茫然地照做,笨手笨脚地模仿着HUA音为喝饱了的两个小祖宗拍嗝,最后轻轻地将她们放回婴儿车里。

    终于gan完活的某人双手叉腰,大呼了一口气回过头。

    【HUA……】

    后面那个字还没来得说出口,克鲁迪就被眼睛突然冒青光的女人用力压倒,嘴唇被另一个嘴唇死死封住,舌头撬开他的牙齿用力搅动。“……你这磨人的小妖J,我会让你后悔玩火,今晚别想下床啦!”

    HUA音喃喃着他无法听懂的语言,舌头不理会他不满的低哼抽离,饥渴地划过他粗壮的脖子、锁骨和前胸,用刚刚与他一样的方法吸舔小腹处坚硬的肌R。

    (久旱逢甘露处处雨露沾你知道哒,自行想象作者不想做小狗)

    第二天一早,村里人带着准备了一晚上的礼物来探望两个神之子,可除了克鲁迪谁也不敢毫无顾忌地闯入里索的房子,只能聚在在门外张望。

    昨天放话要让克鲁迪后悔玩火下不了床的某人已经被磨人的小妖J折腾得下不了床了,甚至半夜磨人小妖J女儿,那两个同样磨人的小小妖J喂乃工作也由磨人的小妖J将她们送到她胸前。

    这磨人的一家小妖J哟……

    一个小时前才摆脱折腾的里索正缩在毯子里呼呼大睡。而克鲁迪一夜没睡却依旧J神无比,坐起身按照昨天HUA音教的方法换过niao布后,才轻轻推着婴儿车走了出去。

    等HUA音打着哈欠伸直了酸疼的老腰走出门时,看到的就是克鲁迪将几个小男孩赶走的场景。

    只有十六岁,却已经将‘滚开,不要用se迷迷的眼神看我女儿!’的表情挂在脸上,让她一阵好笑。

    对啊,他只有十六岁,跟两个女儿在一起就像是兄妹一样。

    HUA音又开始纠结,总觉得自己似乎毁了一个美好的少年,又为此窃喜不已。

    【HUA音!】他正坐在席子上跟女儿一起晒太Y,伊丽莎白含着脚趾躺在父亲的腿边,而被克鲁迪抱在怀里的维多利亚则伸手抓过他颈上的兽牙饰物含进嘴里。

    【啊啊别让她吃……】

    她连忙上前,将小东西口中的东西拖出来,跟着兽牙一同出来地口水滴在他前胸上。维多利亚想了想,毫不在意地抓起自己的脚开始啃。另一手抓紧父亲的食指。

    该死,这闪亮亮的圣父图是怎么回事!妈妈!她的眼睛要被刺瞎掉了!

    既然父女相处甚欢,她gan脆趁着这个间隙告诉克鲁迪乃粉怎么泡要给女儿吃蔬菜糊niao布洗的时候加消毒液等等等等,确定没什么问题后她又扭着腰回去继续睡。

    几天后,听说这件事的纳里苏也来了,看才满三十魅力男人抱着孙女笑的场景再一次震惊了接受能力很强的HUA音小姐,幸好这个场景并没有存在太久,因为克鲁迪没让父亲抱多久,就将女儿抢回来了。

    写到这里,作者发现已经没HUA音什么事了,于是这次番外果断结束。从、从此,里索和克鲁迪,就跟他们的孩子们一起过起了幸福的生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