雀瞧仙最新章节- 第五十四章:子觉决心-顶点小说下载网
返回 雀瞧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四章:子觉决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为什么?在此之前我应该和你没有半点交集。”易衡不解的看着子觉,子觉的种种表现让他有一种两人似乎曾今山盟海誓过的错觉。

    子觉看着易衡,说了句在场所有人都听不懂却又惊讶的话:“前世我就该嫁给你的。”

    此话一出易衡更加惊讶了,子觉见到易衡一脸惊讶的看着她,心里很不是滋味于是说:“易衡我和宁馨有一样的脸,娶我和娶她有何区别?况且宁馨只有一个,你觉得以你的权势你争得过宋钰?”

    易衡不甘的看了看宋钰,没有说话,其他人更是不敢支声,须臾,宋钰下了一声命令:“全部带走!”于是家丁们连忙把易衡和子觉带走了。

    小雀儿在一旁全程目睹了这一幕,完全惊呆了,等到玄青和君霁华找到她的时候,小雀儿还没能回过神,眼睛还定定的看着刚刚子觉一行人离开的方向。

    玄青伸手在小雀儿眼前晃了晃,呼唤道:“回魂了!”

    小雀儿激动的拉着玄青说:“国师,你们国都简直太有趣了,刚刚我居然看到了我之前几百年都没有遇到的奇事!”

    “什么事?”玄青被小雀儿弄得一头雾水。

    “刚刚有个啥将军,他为了救一个人,恩,应该是他心爱之人,居然逼一个男的娶一个女的,那个女的也是很痴情,居然对那个男的说,她前世就该嫁给他,真的比说书的说得还要精彩!”小雀儿继续拉着玄青继续巴拉巴拉的说个不停。

    然而小雀儿说了一堆,玄青却愣是没有听出个所以然来,云里雾里的,只觉得小雀儿很呱躁,可是这小麻雀却是仙君的宠物,他也不好不给面子,于是只能硬着头皮站在那默默的听着小雀儿巴拉巴拉的说。

    他们身后君霁华却眉头紧锁,若有所思,因为他感觉到有种不同寻常的气息,但一时之间又说不上来是什么,有点懊恼刚才没能早点赶过来,于是君霁华问玄青:“小雀儿说什么将军,你可知是什么人?”

    玄青想了想说:“若说住在这附近的将军,应该十有**就是宋钰将军了,着位将军年少有成,是个不可多得将才。”说起宋钰国师对他的才能也是很称赞的。

    君霁华想了想,然后说:“玄青,找个时间,夜探将军府!”

    “哈?”玄青完全蒙了,怎么这仙君连说夜探人家府邸就像说我们去吃饭一样的坦然?

    “好呀好呀!我也去!”小雀儿一听夜探将军府顿时来劲了,连忙附和顺便起哄。

    玄青再次无语,这仙君嘛也许是习惯了不悲不喜,所有对什么事情都可以这么坦然,可是这仙君家的宠物着举动,完全就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了。

    君霁华看了小雀儿一眼,用眼神示意道:蠢麻雀,收敛点。

    子觉一行人回到将军府之后,宋钰把子觉压到宁馨跟前,原本在床上梦魇的宁馨在握住子觉的手之后,竟然奇迹般的半晌舒醒了,宋钰当下松了一口气,在门口张望的易衡,见到屋里的动静后也知道宁馨清醒了,一时之间心里也是无法言语。

    子觉握住宁馨的手,看着宁馨若有所思,她怎么都看不出这个宁馨除了长得和她像之外还有其他的任何相像之处。

    “你放心,本将军答应的事情一定会做到的,三日之后,本将军亲自主持你和易衡的婚礼,这几天你就陪着馨儿,任何事情本将军都会操办妥当。”宋钰见到宁馨清醒了心里就高兴,顺便给子觉交了个底。

    “那就麻烦宋将军了。”子觉也不多说,反正宋钰既然答应了,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让宋钰去操心好了,她落得清闲,子觉抬眼看了看屋外的易衡,其实现在的她也说不上对易衡多死心塌地的,可是就是觉得那是个心结,她就一定要嫁他,就如同完成一个夙愿一样。

    “麽麽,你去拿点吃的过来,好好照顾馨儿和子觉小姐,本将军还有事,先走了。”宋钰见到子觉定定的看着门外的易衡,心里要会会易衡了,要不然这子觉一出什么幺蛾子,馨儿也跟着遭殃,想想他就心里不爽,感觉不受自己控制无法掌控的东西让他心烦意乱,可是也无可奈何,眼下也只能先满足子觉的任何条件。

    成亲前一晚,整个将军府都贴满大红喜字,子觉心里说不出有多喜悦,但是当她看见易衡默默地坐在宁馨的房门口的时候,她心里的有一股妒火隐隐在心里燃烧着。

    子觉走上前,酸溜溜的说:“新郎官,成亲前一晚待在别人未过门的妻子房门口似乎于理不合吧!”

    易衡抬头,双眼布满血丝,一脸憔悴,子觉看了之后,心里更加恼火,便出口赶易衡走:“易衡,你现在最好离开,待会宋将军就该过来看馨儿了。”

    “馨儿心里装着的人是我。”易衡十分肯定的说。

    “馨儿心智不全,你怎么就肯定她喜欢你,说不定等她好了,见到你这幅屈居人下的样子还觉得碍眼呢!宋钰可比你有本事多了,易衡。”子觉口不择言。

    易衡嗤笑了一声:“我如此不堪,你居然还死活要嫁我,呵呵!”

    子觉气极,想破口大骂却又不知道骂什么,确实如易衡所说,是她死活要嫁,可是原本一切不该如此,原本如果 没有任何意外的话,她也轮回了,那么今天所有的一切都是名正言顺的,根本就没有如此的不堪!想到这里,子觉握紧隐隐发抖的双手,转身离开。

    与此同时,国师府,小雀儿正在兴致冲冲的准备夜行衣,君霁华休闲的在一旁摆了个棋局,一边与自己对弈一边品茶。玄青走进君霁华的房间就看到这么两个极端,但是两个人在一起的画面却异常的和谐,玄青在门口敲了敲门,得到君霁华的示意后,才慢慢的走进去。

    君霁华慢条斯理的落下一枚黑子,然后问:“这么晚了何事?”

    “那个,其实,明日将军府有喜事,仙君大可跟着我光明正大的一同前去,不必……”玄青话说到一半,看着小雀儿手中的夜行衣。

    君霁华又在棋盘上落下一枚白子,然后说:“既然如此,你安排就好。”

    “行,我这就回去准备一下。”玄青松了一口气,堂堂国师夜探将军府这传出去确实不好听。

    “等一下,”你是说我们这夜行衣用不上了?”小雀儿有些失望的看着玄青和君霁华。

    玄青嘴角抽动了一下:“小雀儿,就算是夜探将军府,这夜行衣恐怕也只有你才船吧!反正本国师和仙君是绝对不会穿的。”

    “为什么?穿着夜行衣飞檐走壁,面巾一围,露出英气的眉眼,可帅了!”小雀儿脑补了一下君霁华穿着夜行衣的画面,怎么想都觉得帅。

    玄青无语的趁着小雀儿犯花痴的时候,赶紧走人,他实在是烦透了这只聒噪,花痴的小麻雀。

    成亲之日,子觉穿着凤冠霞帔在房里等喜娘带她去前厅拜天地却久久的等不来人,子觉觉得心烦意乱一把扯下大红盖头,走出房间随便扯住一个丫头问:“易衡人呢?在哪?”

    “子觉小姐,您,您先回房间,婢女这就去看看。”丫头小心翼翼的说。

    子觉心里一堵,但是也犯不着为难一个小丫头,于是转身回去了,清韵从子觉的额间飘了出来,最后站立在了子觉对面,似笑非笑的看着子觉,而后轻声说:“子觉,你现在感受到了,只有有宁馨在,你这个正主却连个残魂都不入,心里憋屈吧?”

    “你想说什么?”子觉往后退了一小步,避开清韵的眼神。

    “子觉,承认吧!其实你也想让宁馨消失,我可以帮你。”清韵向前走一步,继续逼近子觉。

    子觉沉默了一会,然后问:“说吧,你的条件。”

    “条件,我已经说过了,到时候你回到宁馨的身体里,你如今的躯体归我,如你所见,我需要衣服躯体。”清韵向前继续走了一步,伸手在子觉的脸上摸了一下,这幅躯体莫说养蛊,就是养魂也是极好的。

    “好,我答应你。”子觉没有丝毫的犹豫。

    “你上次早点下点决心,现在不早就享有宁馨的一切了,非要被人伤了才知道下定决心,你们凡人,就是自讨苦吃。”清韵得逞的一笑。

    不一会,一个丫鬟前来带着子觉前往大厅,站在厅堂之上,子觉闻到身旁一股浓烈的酒味,不由得皱了皱眉,这是易衡身上传来的酒味?

    这个一问,在她们夫妻对拜的时候,子觉得到了答案,喝的伶仃大醉的易衡,在夫妻交拜的时候,一头栽到了地上,子觉低头从红盖头下看到了易衡一副狼狈的样子,子觉心里甚至有冲动想要直接掀开盖头扬长而去,但是她还是忍住了,在喜娘的搀扶下完成了交拜之礼。

    小雀儿捏着鼻子问玄青:“国师,你们这都是还没有迎娶完新娘子就死命的灌新郎酒?”

    玄青还没有回答小雀儿,魏经年倒是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屁股挤开了玄青然后对着小雀儿说:“谁说的,这一看就是那新郎不愿意娶那新娘,又一对活脱脱的怨偶啊!”

    “你怎么在这里?”小雀儿见到魏经年,其实还是有点小高兴的,毕竟魏经年可以陪她疯陪她闹,而国师和神君都不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