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终章-顶点小说下载网
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终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醒了!醒了知道吗?”

    “醒了!醒了!”

    宛如一颗巨石沉入水中,掀起滔天巨浪,一瞬间,平静了好几年的京城竟是奇迹般的热闹了起来,载歌载舞欢声一片,好似一瞬间热闹起来,好奇的人们不断的朝着摄政王府门前聚集,将整个街道都堵上了,不得不出动士兵来驱散这些人,虽然摄政王府的大门依然紧闭,但是消息却已经越传越远,逐渐的人群安静了下来,似乎是要等着里面的人出来,告诉他们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唔……好像睡了好久啊……”

    伸了一个懒腰,她活动了一下许久未动的身体,感觉自己似乎轻了不少,整个人比从前看起来更加羸弱了,左右看了看之后有些不满,“我想吃肉。”

    “恩。”

    身后一个声音回答,蒋蓉艺转过头来,上下打量着脸色有些不好的男子,道,“你好像也瘦了。”

    千代夙寒伸手轻轻抱住蒋蓉艺,眼底的思念流露出来,“好像昏过去了很久很久,我梦里都在担心你,还好……你又平安出现在我眼前了。”

    叙旧的时间不多,门便被推开,琴思手中端着东西,却啪的一声摔在了地上,看着站在地上的两个人,先是一愣,随后一瞬间泪如决堤,哭哭啼啼的扑了过去,“主子!哇!”

    再也抑制不住的欣喜流露了出来,琴思抱着蒋蓉艺哭了好久,“你醒了!你终于醒了!徐太医说你们生还的几率非常低,吓得我这几年来都担心害怕的!还好老天保佑!”

    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大堆,蒋蓉艺苦笑了一声,却忽然抓住了一个重点,笑容凝固在脸上,轻声问道,“你说……几年?”

    微微眨了眨眸子,千代夙寒听见亦是一愣,看向琴思,只瞧着琴思被二人的目光下了一跳,,有些怯怯的道,“恩……这从那日起,还有两个月,就是五年的时间了。”

    蒋蓉艺身子一晃,五年……她竟然睡了五年?她还以为自己是昏睡了至多一两个月而已……怎么会是五年!

    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当年她过来的时候是二十岁,过了一年之后回到现代,这里过去了三年,再加上这五年……在这个世界她已经二十九了?

    这个年纪……虽然也没什么,但是有些难以接受……

    “不对,你是不是该三十多了?”

    蒋蓉艺转身看着千代夙寒,好像和从前二十多刚见面的时候一样,根本不显老!

    “过分了……”蒋蓉艺低着头,内心非常苦涩,这个三十多岁的老家伙,凭什么看起来这么年轻!

    反观千代夙寒,满脸茫然甚至有些不知所措,看着蒋蓉艺道,“蓉蓉……”

    “不想理你……”蒋蓉艺抬头看了一眼,心灰意冷的道。

    苦笑一声,千代夙寒从背后抱住蒋蓉艺,“好像距离之前的约定,晚了五年,你是不是生气了?”

    “不是因为这个……”蒋蓉艺别扭的道。

    “那现在让他们准备一下,咱们成亲吧。”千代夙寒轻轻靠在她的颈肩,“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虽然这五年迷迷糊糊的,又生怕你会离我而去,却更多的会梦见你嫁给我的那一天。”

    琴思,“……”

    随后琴思默默的退了出去,心里倒数三二一,冲去找了苍岚,把苍岚从工作中揪了出来,一路被拽着衣服回来,苍岚道,“我的姑奶奶,你这是要做什么?我真的忙啊!”

    “成亲啊!”

    琴思转头,一本正经的道,“走,去准备成亲的东西!”

    “啊?”

    “啊什么?”琴思狞眸,瞧着苍岚脸上微微一红,当即踹了一脚过去,“你在想什么啊,王爷还有主子醒了!麻利点咱们赶紧把王府收拾一下,我这就去叫他个十几二十个的绣娘过来做衣服,左右搞一搞把场面撑起来,齐了!”

    琴思这些年的性子越发和蒋蓉艺像了,动作也越来越利索,等蒋蓉艺和千代夙寒被徐太医按在屋子里诊完脉之后,听完徐太医唠叨了半个时辰忌口的问题,再出门整个王府上下开始搭梯子布置起来了。

    “琴思这个小丫头……”

    蒋蓉艺暗暗捏起拳头,这丫头听风就是雨是跟谁学的啊,她不记得给琴思看过的三无电视剧里有这些!

    “不是也挺好的么?”千代夙寒拉着她的手,“有些不可思议,事情就这么全部结束了。”

    蒋蓉艺闻言心底也感触良多,靠在千代夙寒身上,“我可还没做好准备呢……那些嘴碎的大臣要怎么解决啊,真是的,没了大事情,还有小事情不断。”

    “有我在呢。”

    千代夙寒道,“没有便没有了,有你就足够了,你若想要小孩子,随便看你看得上谁家的孩子,咱们抱一个过来。”

    “你怎么说这话跟抢劫一样呢!山大王啊你!”蒋蓉艺哭笑不得的给了他一下,“我可不是从前了,谁敢塞人我就敢去宰了谁,你敢接我就宰了你!”

    “不接,谁都不要,只要你。”

    死气的影响是强大的,两个人又是普通人,徐太医也说了,二人之间无论是谁,日后生育的机会都是微乎其微,蒋蓉艺倒是无所谓,只是没想到千代夙寒竟然接受的这么快。

    “太平盛世啊……不知道外面变成什么样子了。”

    “那去瞧瞧?”

    千代夙寒提议,蒋蓉艺双眸放光,点了点头,在没有告诉任何人的情况下,爬上墙头轻功一溜烟从摄政王府溜了出去,在外面很多人众目睽睽之下,二人牵着手从头顶飞过,一阵飞檐走壁好不快活,眨眼间甩掉了身后追着的人,不知不觉将熟悉的地方走了一遍。

    “啊,摘星楼重建了啊。”

    落在楼顶,蒋蓉艺好奇的看着这个曾经坍塌的盛景之地,欣喜的道,“真好,我记得当初第一次误打误撞的混了个第一出来,上来之后还发生了不少事情!”

    阳光正好,洒在身上也格外的舒畅,她踮起脚尖望着伊水湖的湖面平静的如同镜面,再睁开眸子仿佛一切都变得温柔,回眸看向千代夙寒,“虽然以前还在不支持重建,但是这个地方,是真的好看。”

    与千代夙寒对视一笑,蒋蓉艺响起银铃一般的声音,双眸明媚,纵然认识了这么久,也会被惊艳到,且总是不由自主的会想,喜欢上她真的是太好了。

    “此事当真?”

    消息是越穿越快,坐在金銮殿的皇帝坐不住了,这就要丢下奏折出宫去,被几位大臣好生相劝硬是拦在了宫里,但不过半个时辰的时间,又传出来王府上下全部装扮了起来,说是两个人要成亲。

    这次谁也拦不住皇帝了,亲自道国库里给两个人挑东西,礼部尚书亲自陪着,千代墨随意打量着,“你说,送些什么好?蓉姨的嫁妆似乎也要准备一下,毕竟是我盛辉官员之中的清官好官,又是女官之中的典范,朕琢磨着要不就按照至少郡主的嫁妆来准备。”

    礼部尚书在后面跟着点头,皇帝说什么就是什么,反正现在全国上下也没人敢说那两个人一个不字,就好心好意的推荐了正常人结婚都会准备的一些物件,按照皇帝说的,按着郡主的制度给蒋蓉艺准备嫁妆。

    “赵钦,你说是不是成亲的时候,女子出嫁要从娘家出嫁啊……蓉艺的家在很远的地方,这要怎么办啊。”

    千代墨开始愁了,愁容满面唉声叹气的,想的茶不思饭不想的,“蓉姨功劳这么大,如果这些表面的东西朕都给不齐的话,那朕也太没用了些吧……”

    赵钦听后,眼睛一转想到了一个好主意,给帝王道,“皇上,奴才有个主意,不知当讲不当讲。”

    “你说。”

    千代墨一手撑着下巴,道,“这主意要是可行,朕再赏你。”

    “奴才为皇上分忧是应该的,再赏赐就是折煞奴才了。”赵钦如今彻底学乖了,也不墙头草了,想了想之后说道,“您看左相大人如何?”

    “年岁与蒋大人相仿,两人又是同姓的。”赵钦赔笑道,“这都说同姓的人百年之前是一家,便当做是族亲便是,请左相大人认蒋大人为义妹,从相府出嫁,加上蒋大人本就是女官之中第一人,这还不够体面尊贵吗?”

    “有道理。”

    千代墨反应过来,激动的道,“就这么办!立刻请左相进宫一趟!”

    于是乎,蒋逸闻进宫之后,就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个义妹。

    “所以我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成了你妹?”

    大晚上被送到相府之后,蒋蓉艺愣了大约有一刻钟的功夫,才抬头看着蒋逸闻道,“什么情况?”

    “皇上说要给你们两个人足够的体面,意思就是让你从相府出嫁。”蒋逸闻哭笑不得的道,“虽然有些麻烦,不过我也算是捡了便宜了,多了一个这么厉害的妹妹。”

    “总之,就当做自家便是。”蒋逸闻笑道,“我娘没有女儿,听说你成了她义女,正高兴的睡不着觉呢,还说张罗着要给你添嫁妆,自己压箱底的东西都拿出来了。”

    从前与蒋逸闻交流不多,这几日住在蒋府倒是了解了不少,蒋蓉艺站在很朴素的院子里,轻轻的伸了一个懒腰,坤鸾剑法依旧每日都练,已经养成习惯的东西似乎怎么也改不掉了,反倒是说一天不做浑身不舒服,帅气飒爽的姿势让蒋逸闻叫苦府里的丫鬟都要自己勾走了魂!

    蒋蓉艺苦笑一声,好声好气的把蒋逸闻丢出了家门让他上早朝去,这两天千代夙寒相见自己见不到,估计心里正憋屈呢。

    虽然对于这种风俗习惯,蒋蓉艺很是不以为然,不过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也就耸耸肩权当不存在了,认了蒋逸闻辛苦劳作一辈子的母亲做干妈,没事她也去孝顺两下,似乎是习惯性的将对自己父母的感情放在了蒋母身上。

    从贫民且是一个寡母,好不容易劳苦了一辈子培养出来这么有出息的一个孩子,蒋母每日的生活都活在感激里,以往做梦都想不到身边能够有几个年轻的丫头伺候着自己,还白捡了一个这么优秀的干女儿。

    “蓉蓉啊,以后成婚了,也别忘了干娘,干娘想着你呢。”蒋母拉着蒋蓉艺说长话短,偶尔也说起年轻时候怎么辛苦,“还有几日就到你的好日子了,干娘真替你高兴。”

    蒋蓉艺脸上浮现一丝霞红,低着头露出小女儿家的羞涩,一双眸子低敛却好像泛着淡淡的甘甜,双瞳剪水按照蒋母的话来讲,就好像封存在罐子里的蜂蜜,晶莹剔透的,还甜道心里去了。

    过一日,嫁衣送到,蒋蓉艺试了一下,这些日子把身上的肉肉又养回来了一部分,穿上身来一身正红,纵是千娇百媚也被比了下去,自己倒是没看出来什么,反倒是琴思一直在一旁提着。

    “真的有好看吗?”似乎除了年岁的增长,蒋蓉艺左右没有看出来什么太大的变化。

    “唔……有吧……总觉得主子现在看起来,也丝毫不比从前裴家那个人差呀……”琴思绞尽脑汁,将能想到的说出来,“唔……就是旁人说的那个什么……气……气!”

    “就好像从前见了王爷会害怕一样。”琴思努力的点点头,振振有词的道,“现在主子在那些大臣面前走一圈,那个气场,绝对不比王爷差多少。”

    听着琴思这么说,蒋蓉艺反倒是一笑,镜子里的那人笑靥如花,哪里看着都相得益彰极了,大约……经历了这么多,人身上的气质是会有变化的,就好像……她上大学前后那会一样,开学前还是一个土包子,开学之后开始迅速蜕变。

    “主子,我听人说成婚前一晚会激动的睡不着觉的。”琴思调皮的道,“那日要备一份助眠的东西么?”

    “去!”

    蒋蓉艺轻哼一声,叉腰道,“我跟他都认识多久了,在一起睡一张床这么久,就一个给你们看热闹的形式,我怎么可能睡不着。”

    当天晚上,琴思呼呼大睡。

    “草……”

    蒋蓉艺一个人坐在院子外的石阶上,抬头数星星,一个两个三个……还真特么睡不着了!这算是什么事啊!

    耳边微微有风刮过,蒋蓉艺忽然站了起来,朝着院子中央后退两步,看向房梁盯上偷偷摸摸的人,她忽然嘿嘿一笑,小心翼翼的从另一侧翻上屋顶,从背后轻轻拍了一下那个黑衣人的肩膀,“嗨?”

    黑衣男子被吓了一跳,转身从房顶滑了一跤,闷哼一声之后,站起来摘下了面纱,“调皮。”

    “是谁先调皮的啊。”蒋蓉艺眨了眨眼睛,上前拉住那人的手,“偷偷摸摸鬼鬼祟祟的,大半夜跑到这里来,你想做什么啊。”

    千代夙寒被蒋蓉艺几句话说的脸上微红,侧过头来道,“睡不着而已。”

    “哦?”她柔软的身子贴了过去,恶劣的笑容下是那一双乖巧的小手,千代夙寒差点被她破功,立刻拉住她的手反将她抱在在怀里。

    沙哑的声音靠在蒋蓉艺耳边,他低声道,“别闹了,不然我会想把婚礼搬到现在来进行的。”

    “没什么不可以啊。”

    蒋蓉艺脸上不争气的一红,却倔的说道,“我可是很干脆的,至少你不觉得有问题,咱们现在开始?”

    千代夙寒身子一怔,将她拥得更紧,身上却开始有些不正常,他道,“虽然明日的婚礼只是一个形式,但是无论在什么方面,都想把最好的给你。”

    “恩,我知道。”

    蒋蓉艺靠在他颈肩应了一声,抬头看着屋顶的星星,忽然笑道,“古代也挺好的,没有环境污染,只要晴天就是星云万里。”

    当然,也没有比现在拥着的人更好的了。

    ……

    “快快快!晚了就来不及了!”

    “好期待啊!你看这一条街都红红火火的,真好看!”

    “没想到当年的摄政王也会有柔情一面呢!”

    “好羡慕蒋大人啊!”

    王妃归王妃,只是百姓更乐意称呼蒋蓉艺为大人,哪怕成家了,她的官位都不遍,突出的表现,当年的成就,战功赫赫成就无数,早就是盛辉破例第一人,再无第二的一品女官。

    穿上嫁衣,打扮得体,听着外面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和喜气洋洋的乐器声,她的心也和一个不安分的小鹿一般四处乱撞。

    结婚什么的,又是嫁给自己毕生最爱的人,内心又怎么可能风平浪静的,毕竟每个人在与爱情结婚的时候,都会这个样子。

    蒋蓉艺也不例外。

    千代夙寒也不例外。

    不论是古人的制度,还是风俗习惯,是表面功夫,还是费心准备的,一样一样的东西,无疑不是将天底下最好的东西全部给了蒋蓉艺,千代夙寒穿上红色新郎服,精神抖擞的与从前冷若冰霜的他判若两人。

    沿着京城的街道不停的向前走,走到哪里都是围观的人,羡煞旁人的婚礼似乎早就不能用盛景来描述,老天就好像知道今日这两人会结婚一般,不知从何处吹来的花朵,在天空漫漫纷飞,充满梦幻的景象蒋蓉艺虽然盖着盖头看不到,却听得见外面的人在不断的说着,她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这简直是她人生中最开心的一刻了。

    千代夙寒特立独行的很快将人收拾走了,一群只会打仗的汉子们带着遗憾的祝贺了几句后,洋洋洒洒的一起约出去喝酒,顺带拐走了皇帝左膀右臂的两位年轻相爷一起喝酒。

    苏蕙姌和墨兰玖早已是妇人装扮,各自站在夫君身边,手边拉着孩子,也祝福之后,回到了各自的家中。

    这种喜事,也派人烧了纸,送给了阴阳两隔的人。

    摄政王府里,早就把蒋蓉艺从前住的卿蓉阁直接改成了主院,蒋蓉艺就和来到了自己家地盘一样,不再拘束于形式,摘了头盖拿了筷子吃起了东西,正是享受美食的时刻,千代夙寒屏退所有人走了进来,在她身后揽住她,“好吃吗?”

    “好吃。”

    她嘿嘿一笑,转头将一块肉塞进千代夙寒嘴里,“好吃吧。”

    “好吃。”千代夙寒笑着点点头。

    两个人幼稚的对话结束,哈哈笑出了声音,千代夙寒报着蒋蓉艺去了卧榻之上,满目柔情,轻声道,“我终于,将你娶到手了。”

    “去你的,从明天起我就逢人跟人说摄政王是我的狗。”蒋蓉艺调皮的做了个鬼脸,惹得千代夙寒哭笑不得,顺势堵住了那张喋喋不休的小嘴,柔情之后两人报着躺在床上,千代夙寒呼吸微微有些乱,道,“可以吗?”

    “k!”蒋蓉艺伸出了三个手指头,脸上红扑扑的,红色的帘子轻轻放下,灯光也变得昏暗,此刻只属于二人,仿佛定格为永久。

    ……

    “呼……我觉得这地方虽然好吃的很多,但是夏天太热了啊!有点想进城了,墨儿最近还好吗?”

    “看外面百姓的反应就行了,来娘子吃口冰解解暑,让他们兑了西瓜汁在里面。”

    老夫老妻的年纪了,眼角都有了皱纹,还和热恋的情侣一般,腻在一起你一口我一口的吃着东西,婚后,皇帝依依不舍的给两个人一人一个闲职,让他们去了封地乐呵,约莫有了一年,依然在羡煞旁人。

    会说起二人的人逐渐的少了,日子也静了下来,国家不断更新换代,又是好几年过去,德阳帝第一子诞生,是个白白胖胖的小子,名字叫做千代珏辰。

    反倒是蒋蓉艺和千代夙寒,似乎就好像被徐太医一语成谶,到现在没有一个娃娃,不过倒也没什么,没了孩子,就更不妨碍二人你侬我侬了,倒是千代墨有些看不下去,从族亲里选了一个半大的少年过继过去,平日里一直放在皇宫里养着,相当于挂个名。

    “去!哪里来的疯女人!一边呆着去!”

    现在的盛辉,很少有这种闹事的了,不偏不巧的,蒋蓉艺跟千代夙寒两个人在逛街,闲事就被管了。

    “王爷,蒋大人,这并不是小的想动手的,这个女人是个疯子,缠着小的有好几日了,小的实在是没办法了……”那人不断的解释道。

    蒋蓉艺听完点了点头,低头看着那个蓬头垢面的女人,脸上有几道伤痕,那双眼睛倒是看着熟悉……“清婷?”

    转头看了千代夙寒一眼,蒋蓉艺将那女子的脸擦了赶紧,面上有些惊喜,心底却不知道是惊喜还是惊吓,可是她如今的模样,大约是真的疯了,蒋蓉艺也不是个心硬的人,到底一开始自己自己先插手的闲事,还是好人做到底吧。

    “清婷,还记得我吗?蒋蓉艺。”蒋蓉艺蹲在她面前道,“我是蒋蓉艺。”

    “蒋蓉……艺……”杨清婷微微歪头,却忽然和孩子一样哭了起来,“大人……大人!”

    无奈被抓住了腿,蒋蓉艺转头苦笑一声,“就和安排独孤欣一样,也给她安排一个地方吧,既然还活着,恩怨也早就过去了。”

    她傻了,也算是报应了。

    不过也算好的,傻了之后,又变成了从前那个杨清婷,乖乖的听话,好好的生活,蒋蓉艺心中,也又了了一件事情。

    又十年,活的风平浪静,身体有些不如从前了,有了衰老的特征,蒋蓉艺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再看着身后也有了老态的千代夙寒,笑道,“老头子。”

    “老婆子。”

    “我是一辈子的小仙女!”

    “小仙女。”

    现在跟在千代夙寒身边的,已经不是苍岚了,而是苍岚的儿子苍寻了,接受了老爹的活之后,总算明白了老爹为何天天要抱怨在王爷身边待不下去了。

    好像找个女朋友谈谈风花雪月……

    又二十年,身边的侍卫已经换成了苍岚的孙子,接替了爷爷父亲的活之后,现在想找个女朋友给她摘星星捞月亮。

    “诶?宫里来的信?是墨儿的吗?”

    两个老人凑在一起,头发都掺了些白色在里面,趁着夜色看了看信,才想起来,如今千代墨都已经有皇孙了,十几岁的少年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

    太子都四十多了,甚至有些不想登基。

    “好像有好多年了,墨儿都不会拜托我们什么事情了。”两个长辈看着信里的内容,说的便是这个十几岁的小皇孙,刚封了王爷就不知道跑去了哪里。

    “走吧,把那个臭小子逮回京城去。”蒋蓉艺道。

    “好。”千代夙寒道。

    江南一带,美人如云,小王爷千代琪洛人如其名,美的和玉一般,蒋蓉艺当初见了第一眼,就想起了玉君彦,若是他活着,不知道这个妖孽老了会变成什么样子。

    “什么意思?小爷想砸你的店,有本事你反抗啊!”少年一脚踢翻桌子,唇红齿白的样子根本不能让人想到会有这么纨绔的行为。

    “什么意思?咱们想带你回京,有本事你反抗啊。”

    忽然被人一拐杖捅到膝盖跪在地上,两个老年人出现在门口,千代琪洛鼓起嘴巴转头,凶神恶煞的他顺便变成小猫一样的乖巧,“叔叔叔叔……曾祖父……”

    少年心里一凉,完蛋了。

    怎么会是叔曾祖父他们二人来……这次完犊子了,回去铁定要被面壁思过了……

    “回去吧。”蒋蓉艺拎着这个兔崽子,“店里损坏的东西……苍逸,你去给人家付一下,我们这就回京了,不用想我们。”

    “欸。”苍逸点了点头,就去付账了。

    一路上,千代琪洛都没怎么抬头看这两人,但是心情却是真的不好。

    “有心事?”蒋蓉艺问道,“好好的在京城做你的小王爷不行,非要来这里闹事?那个样子,哪里有人家纨绔子弟的样。”

    说白了,千代琪洛的表现就是装出来的,其实这货压根就是一个蠢货。

    被捅到痛处,千代琪洛低着头,捏着手指不知道该怎么说,其实曾祖奶奶是个特别好的人,只是不知道这么好的人,能不能接受自己现在的情况。

    “我……喜欢……”

    千代琪洛道,“我喜欢苏家的小公子!”

    “哦。”

    蒋蓉艺眨了一下眼睛,轻轻捅了身边的老头子一下,“要不让珏辰那孩子再生一个吧,反正还年轻,再生一个继续继承皇孙的位置。”

    “恩,回来说一下。”

    两个老人直接将千代琪洛喜欢人家小公子的事情抛在了脑后。

    “我……我喜欢的可是男人……”千代琪洛有些委屈巴巴的。

    “就你这样一看就是在下面的。”蒋蓉艺嫌弃的揭穿了他,“喜欢喜欢呗,谁还拦着你不成了?当年你曾祖奶奶也是见多识广,什么样的人没见过?毛都没长齐的家伙,想跟喜欢的人在一起,先老老实实的做一分事业再说罢。”

    人看的清楚了,就看得到死亡的那一刻,蒋蓉艺看得很开,接受能力也很强,从始至终都没有变过,因为无论如何,只要伸手便能牵到那人的手。

    “唉,人老了,只能坐在家门口看看夕阳红咯。”

    “这样不是也挺好的么?”

    “起来,压着我头发了。”

    “哦。”

    躺在双人大摇椅上,蒋蓉艺说道,“年轻的时候的事情好像还历历在望啊。”

    “现在不行了,再拿兵器打仗可就是要要命了。”千代夙寒轻笑一声,“不过年轻的时候拿着武器打仗还是没错的。”

    “我觉得我这辈子真的好幸福啊。”蒋蓉艺明白了他的意思,轻轻靠在他肩头,“你说,我们大约还能活多久?”

    “不知道。”千代夙寒拉住她的手,将她护在怀中,“但是,下一世,依然想跟你在一起。”

    “我也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